"Hide's All Night Nippon R"
"Hide's All Night Nippon R"~3月3~
晚上好!我是hide,從今天晚上開始,每週五深夜的"ALL NIGHT NIPPON R"由我hide來負責,請多指教。
或許有很多人會想「你是誰啊?」....一直持續到去年為止的那個怪獸般的樂團X JAPAN,我在裏面是負責彈吉他的..不知是什麼因緣際會,我能在這個節目中講話。其實,我現在離開X JAPAN,以hide個人的名義組成團體在活動。這個月我都是在L.A.錄音。在L.A.,日本不容易拿到的音樂情報也能夠取得,非常不錯。請大家多期待囉! 今天晚上的主題是「HISTORY OF hide」,我到現在為止是如何成為職業樂手,一方面也含有自我介紹的成分,請大家在這兩個小時中收聽。
接著要播放的是我最新的單曲,5月13日發售的PINK SPIDER。
音樂:PINK SPIDER/hide
今天要讓大家瞭解我是怎樣的一個人,我想從自我介紹開始吧!我的本名是"松本秀人"(笑)。現在是三十餘歲,本業是吉他手,跟X JAPAN這個樂團分開時,也唱唱歌,作作曲。大家會想說我喜歡什麼樣的音樂呢...一般所謂的分類範疇等等,我是都不在意。原本是洋樂迷,喜歡KISS,以搖滾樂為目標。所謂以搖滾樂為目標的時期啊...雖然我現在是跳舞、唱歌、彈吉他都會,但以前小時候,是那種無法做這些事的肥胖兒童。體脂肪率不知道有幾%,小學時常被說:「你太肥啦」,然後吃完飯後都會被強迫跑步...是這樣子的肥胖兒童。讀書也不行,什麼都不會的學生時代。某一天,我國中的時候,在朋友家中聽到KISS的歌。當初是覺得KISS的外表很噁心,怎麼都無法接受。但有一次就是人家借我一卷TAPE,聽了之後覺得「這是啥!!!?」在那之前是對玩具什麼的都沒啥興趣,但聽了之後就對音樂產生了興趣,# 273;得自己應該可以順手的走搖滾這條路,於是我的搖滾人生便開始了。
這個肥胖的松本,就不知在何時也開始看KISS的錄影帶,加入KISS的FAN CLUB。填了入會申請書後,就每天開信箱,等郵差看有沒有F.C.的回函。(笑) 就這樣從KISS開始,漸漸也知道了ROLLING STONE、T-REX等等樂團。 看了錄影帶之後,也開始有了想自己彈彈看的想法,就常拿著羽毛球拍模仿KISS,在房間內鏘鏘地彈著,然後媽媽突然進來,被看到,覺得很丟臉的事一再反復上演。就這樣地度日,然後無論如何都想有一把吉他....就跟奶奶說... ㄜ...奶奶...我那時是很受奶奶疼愛的小孩,她什麼都買給我喔!一大堆玩具...爸爸決不會買給我的,都是她買給我...在當時...國三的時候,我跟奶奶說:「我想要Gibson Lespaul~~」當時奶奶在美軍基地工作,是名美髮師。她就從美軍基地買回來給我。還是國中生的我,Gibson Lespaul DX 一把多少我是不知道...不過那時也覺得是一件很大的事吧!鄉下的學校,鄉下的小孩,彈Gibson的吉他是件大事,當時還覺得Gibson的吉他,我將來可能也只有一把吧.....從那天開始,街坊鄰居一大堆人都跑來看我的Gibson。我都還不會彈,就這樣每天朋友啦...比我年長的高中生等等,都特意跑來看...在我家的玄關處,看吉他、彈吉他...「彈」是我覺得最困擾的了。(笑)就在這些事中,我的國中生涯結束了。那時還是無法組團,一方面也是因為要組團的人很少。是這樣的國中時代,黑暗的國中時代。我也是期望著要開始樂團活動。
我在L.A.組成一個樂團叫做Zilch,請聽Zilch的曲子「ELECTRIC CUCUMBER」。
音樂:ELECTRIC CUCUMBER/Zilch
我的中學時代是這樣子悲慘地度過。(笑)雖然當初讓我跟搖滾相遇的是KISS,但當時單純的為了音樂而購買唱片,是大概在我國小六年級至中學一年級的時候,早上有一個節目叫做「早安!」,蠻流行的,當時都是早上看完這個節目才去學校。那個節目的主題曲是首叫做"BEAUTIFUL SUNDAY"的歌,曲子是還好,不過因為很風靡吧...形成一種社會現象,我就買了...它的賣點也僅止於此。當時是想買Daniel Boone唱的BEAUTIFUL SUNDAY,結果一放..."SAUOUUYO..TAIOUUYOUU.."...咦?!!!買成田中星兒版的..不過也沒辦法。因為田中星兒版的太失敗了,家裏的人還是想要Daniel Boone版的,最後是我爸買回來給我們。另外還有一個傳森版,一共有三個版本,我們家。(笑)傳森版是樂團版本的,聽了就想要自己彈彈看..讓大家聽聽看這首是怎樣的歌..田中星兒版的...(放了一點"美麗的星期天"日文版)大概是這樣子...它的吉他版。
當時手上有Gibson,但也不知道那把是電吉他,一點那方面的知識都沒有。那個時候有一本很受歡迎的流行歌曲雜誌,大概就是歌曲的歌詞下面有全部的和絃,然後就是一邊記和絃,一邊唱。因為是民謠吉他,所以幾乎全是低音和絃,簡單的和絃,不像搖滾樂的和絃那麼有power。我那時候不知道,以為那些比較厲害的人彈的話聽起來就會比較炫,就拼命一直鏘鏘地彈,不知道有沒有辦法彈出來,就想著說需要經過一段時間吧..死命地記那些低音和絃,這樣子持續了好一陣子... 國中時我是一個拿著電吉他Gibson,彈民謠的男孩子,想著總有一天要變得會彈KISS,或是那些流行音樂。COPY的話,就看YOUNG GUITAR那些雜誌,強迫自己會彈。拿著電吉他邊看雜誌邊"BEGEBEGE...BEBEGEBE.."地彈。(電臺導播在笑)想著總有一天會變得很厲害,就一直抱著那把電吉他喔!但還是無法彈得說像現在這樣看起來好象是很優秀的樣子,就只是一直努力彈。有一天晚上在練習,因為很吵,我把耳機拿了出來。房間裏的聲音本來很大,從外面聽好象是在聽啥音響的樣子,把耳機插進去後,馬上變得靜悄悄,我突然想到:「啊!就是這個!!!大家都這樣子做吧!!!!Jimmy Page也是這樣!Richie Blackmore也是這樣!Ace Frehly也是!」之後,我就都用耳機,開大音量。雖然外面是聽不到,但因為音量很大,有好幾副耳機破掉...有五六副吧...(電臺導播又笑)(笑)是啊....壞了好幾副.....(笑) 因為沒有在玩樂器的朋友,便會發生這種悲劇。等到我進入高中以後,會去樂器行,才從那邊得到一些這方面的資料。在我悲慘的國中時代..想彈的曲子...還是很想彈KISS的歌。KISS紅的名曲很多,接下來想放的是首很紅的、有點黑暗,像詩一般的..描述一個瞎眼的老人侵犯一位十六歲少女的歌,算是我覺得有文學性,能夠喚起我兒時回憶的一首歌。KISS,GOIN' BLIND。
音樂:GOIN' BLIND/KISS
於是,我終於從那謎般悲劇的中學時代畢業了...好不容易的事...在高中時因為跟以前的同伴分開,就想著說如果能遇到大舞臺上彈吉他那一類的人做朋友就好了,但沒想到一入學,學生手冊上竟寫著禁止彈電吉他,我有"什麼啊~!" 的這種感覺,已經可預見未來三年灰色的高中生活.但因為我的老家是在橫須賀,有個地方叫做"DOBU板通RI"(DOBU板路),在美軍基地附近,是個比較有異國風味的地方.常有些美國大兵在那出入,發生過一些騷動,我們當地普通漁家的小孩們有時說"去那邊看看吧"時,就真的會被講:"去那裏會被殺掉".我們畢竟是在比較保守的鄉下人家被撫養長大的保守的小孩,只敢在白天時走那邊,通過時還是用跑的.(笑)就差不多是這樣的一個地方,在我中學時有一個朋友,現在在橫山的一個叫做UNITE的重金屬樂團,那時在其他的高中玩團玩得有聲有色,因此就經由其他高中的朋友介紹認識.那個朋友是在當時某個被認為是最糟糕的club那邊玩樂的家??好象是經由朋友的傳話變成說要跟那傢伙一起組團,所以就跟他見面,去了那邊的live house. 除了我以外還有四個人,便一個一個跟他們見面認識.他們都有留鬍子,頭髮也長過肩,穿長統靴,怎麼看都沒有像我一樣的傢伙,但不知為何結果是決定要跟他們一起組團.在那個club附近的一家叫ROCK CITY,現已不存在的LIVE HOUSE,每天往那邊報到,那是我初次結識一起組團的夥伴.在音樂上,所謂音樂上是指以樂團的型態開始,是在我高二或高三的時候吧.我那時結識樂團朋友大都是那樣的感覺,穿長統靴,打扮得很有搖滾的感覺,雖然我不是那個樣子,但漸漸也變成那個樣子.曾幾何時從一個胖子漸漸瘦了下來.嗯,現在回想起來..我偶而會寫日記,有時把吃的東西列出來,看了之後我就瞭解了,原因是我吃太多啦!(笑)那時晚上出去玩,自然回家吃飯的次數就減少了,然後又想買煙什麼的,拿的錢都花到那邊去了,所以就漸漸瘦下去了.
最初的舞臺表演就是在那個團,是比較走華麗路線的,就是Saber Tiger這個團.名字雖然不是我取的,但不知為何因為我作曲,所以團長變成是我.走華麗路線說起來是因為當時除了我以外,其他團的舞臺打扮比起龐克搖滾來,都是走重金屬或是美國的硬式搖滾路線較多.像是現在那種搖滾專賣店有那種很緊身的皮褲,現在是有在賣,但當時是沒有,於是在那時就變成:"能讓我們變成精力十足的樂團還是只有皮褲吧."(笑),因此大家跑到澀穀一帶的重金屬專賣店,就在商店街那邊有一家,有在賣黑色的皮褲,我們跑到那邊去,大家在那裏試穿,說著:"好酷啊!這就是ROCK!"(笑)我在試穿時勉強還穿得進去,因為還有點胖,顯得緊緊的,但還能看,就覺得:"嗯,我也可以吧."便買回去了.到第一次演出的那一天之前,在房間裏戴上戒指等裝飾,想著:"要能穿進去喔~!緊身皮褲!!!",一直到演出那一天都努力要穿上它.在那期間之中是有稍微減肥... 嗯,在那時是有認識其他樂團喜歡搖滾的朋友,但聽龐克的是比較少,當時覺得有點難過.在當時能夠振奮我這個黯淡少年心的曲子是CLASH的ASFE EUROPEAN HOME.
音樂:SAFE EUROPEAN HOME/CLASH
就這樣我開始了玩團的生活,這個團是我自組的,所以變成我是團長.雖是這樣,但對於培養人際關係那些的,我實在沒辦法,所以是我覺得最棘手的地方.玩團玩下去,漸漸地大家也都會開始有些野心吧.可說是期望進步的願望.像是想做這種曲子,想做那種曲子,在這種情況下也是需要某種程度上的技術才可以,還有就是這個某人喜歡,可是某人卻不喜歡之類的問題也曾發生.在這種情況下,我會想說該怎麼辦才好,然後就會在樂團中找出跟我意見一致的傢伙.所以,就會誘導那個人講話,讓別人退讓,遵從自己的意見.當時就像是惡魔一般掌管一切.嗯,於是團員也漸漸地換了,原始的團員變成只剩下我自己一個人.說起遇見理想的劍虎團員,就是以前在Die in Cries那個團,現在則在solo的Kyo,與現在在CRAZE這個團打鼓的TETSU這個男人,與已過世的貝斯手---TOKIHIKO,他是個非常棒的貝斯手,還有現在在當牙醫的REM五個人,組成了"SABER TIGER",於是就到東京發展.那時候正是真正要走職業樂手這條路的時候,所以,我就想說:"如果這批團員散了,就不要再玩團了吧."...就是在這個時期.
他們跟我經常在東京的LIVE HOUSE登臺表演,慢慢地也在東京近郊登臺.然後也培養了東京的樂團關係的人脈,舉行慶功宴,.....還聽了不少與"X"相關的謠言.
"X"在那時已經是非常的活躍,是個超有名的樂團,在樂團界外也是如此.我是沒有見識過X的恐怖,但他們的謠言真的是很誇張.像是慶功宴來了四千人左右之類的.(笑)(導播:在橫須賀表演到什麼時候?)在那之前是都在橫須賀表演,但很意外地,東京的LIVE HOUSE"鹿鳴館"有個空缺,有人說為何不遞補那個空缺?,因此我們便以此為契機,漸漸地到東京表演了.
嗯....在成為理想組合之前,就是比較在COPY別人的歌的時期,都是在美軍基地附近,以表演 "IRON MAIDEN"的歌為主.在聽鐵娘子時,讓我覺得較震憾的,是他們的第一張專輯.我們來聽一首吧.
IRON MAIDEN....PROWLER
2月27日

 

.
創作者介紹

2501

oeeprtgq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