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南充市順慶區一男子張某,用電腦合成了黨政機關領導幹部的淫穢和參賭照片,並冒用紀委等單位名義寄送敲詐信件,試圖以5萬元至20萬元不等的價格向四川、湖北、山西等地共計50餘名領導幹部,索取錢財共計210餘萬元,其中兩名受害人支付了錢款20萬元。(8月19日新華網)
  伴隨著行騙智商與防騙技巧“你死我活”的纏鬥,千奇百怪的新騙術不斷出現,但並不會都讓人感到意外,因為它也只是代表著對“適者生存”現實語境的一種迎合。真正讓人意外的,是被騙對象令人大跌眼鏡的應對之策。
  能夠進入行騙者視線的領導幹部,應多是位高權重者,因為普通公職人員即使甘心中招,恐怕也沒輕鬆支出數十萬元的實力。這些人,能走上高位,沒有點聰明才智是不行的,想必也挺過了各式危機考驗才到了今天。但身經百戰的他們,為何還是倒在了一張虛構的畫面上?
  不得不聯想到近年來頻現的官員艷照真實事件。剛曝光時,當事人的第一反應,多是失口否認。比如曾經的重慶雷政富案,當視頻剛出現時,雷某也是立即表示“沒有此事,是網友PS合成所致”,而最後的結果當然不需解釋。如此不經過大腦的“趨利避害”,並不能改變最終事實,反而讓公眾更加懂得什麼叫越描越黑,更影響到整個幹部隊伍的公信力,讓人無論承認否認,都如啞巴吃黃連。
  所謂身正不怕影子斜,即使深陷漩渦,面對調查也會昂首挺胸,不會有什麼害怕之處。而一旦抬不起頭,恐怕就揭到痛處了。一方面,若真無艷照情節,但出於公眾曝光燈下,誰能保證其他地方不出現點問題?曾經的陝西安監局局長楊達才,“出事”起因也僅僅是一張微笑的照片,但公眾並沒有隻盯著該不該笑的問題,而是用人肉方式,找出了天價表等其他“破綻”。對於官員艷照事件來講,或許也可用同樣的道理。另一方面,則有可能“事後不認人”。作風一旦有問題,就很難做到只犯一次錯,更不會天天都有熟悉的“同學”抱,身邊“只見新人笑、不見舊人哭”並非不可能,換句話說,就是連自己都不記得走過哪些“河邊”了,怎能不心虛?
  於是,行騙者們瞅見了“商機”,認準部分官員要麼有口說不清,要麼本就“體弱多病”,然後輕輕虛張聲勢,“驚弓之鳥”便會落地。因此,與其說這是行騙者們的“技術創新”,不如說是個別官員自身的退步,早就成了受傷之鳥,但凡遇見風吹草動,越急於“脫險”,自己就得付出越多,也就不難理解張某最低五萬的“開口價”。從此來看,一例例假照詐騙,更是“驚弓之鳥”的現實投影。
  既是“驚弓之鳥”,其本身當然就有“問題”,不過行騙者們無意間發揮的反腐舉報作用,有關部門理解到了嗎?
  文/冬月禾  (原標題:假照詐騙,“驚弓之鳥”的現實投影)
創作者介紹

2501

oeeprtgq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