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大了的王徵理解了父親的做法,“他沒有做錯什麼,我對他充滿感激。”
4年前的王徵和父親。圖片由本人提供
  □本報記者 孟醒石  
  四年前,從未進過校門、全靠父親在家輔導的13歲小神童王徵考上了河北科技大學,引起轟動。如今17歲的他本科畢業後,又以優異成績考上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研究生。這四年,父親對他的封閉式教育與高校開放式公共教育發生了戲劇性衝突,王徵經歷了淬火般驟變的青春期,也由一個不好好上課、愛惡作劇的孩子,成長為身材高大、正直感恩的小伙子。
  僅靠父親在家輔導,13歲考入河北科大
  6月20日,河北科技大學舉行了隆重的畢業典禮,材料學院大四畢業生王徵站在人群中,與別的同學似乎沒什麼不同,其實他今年才17歲,比同屆畢業生小六七歲。四年前,13歲的他進入大學校園,併在這裡度過了不尋常的四年。
  王徵,1996年12月出生於山東省單縣一個貧困家庭。父親王亞光下崗後就在家看孩子,一家人全靠母親張運清當裁縫維持生計。王徵4歲時,王亞光在家教他識字,沒想到王徵一天時間里就能從1數到20。王亞光又找來小學課本,教王徵學習簡單的算術和識字。結果王徵只用了三個月的時間,就學完了小學一至三年級的所有課程。王亞光發現兒子的記憶力、接受能力超強,反正下崗沒事幹,就決定自己教孩子。
  從此,王徵沒有像其他孩子一樣走進學校學習,父親成了他的老師,而且一教就是9年。小小的農家院成了王亞光的私塾,飯桌成了王徵的課桌,沒有小伙伴玩耍,也沒有各種老師帶來不斷的新鮮感,他面對的只有父親一人和厚厚的學習資料。王亞光只有高中學歷,邊學習邊給孩子輔導,付出了很多心血。“王徵八九歲學完初中知識,十一歲讀完高中課本。剩下的時間都在做練習題,準備迎接高考。”王亞光告訴記者,11歲那年,王徵以社會考生的身份參加了高考,但成績不理想。2009年,王徵再次參加高考,考了520分,被魯東大學專科錄取,但讓孩子上個專科不甘心。2010年,13歲的王徵第三次參加高考,考了548分,被河北科技大學錄取,在山東引起轟動,被譽為神童。王亞光也成為名人,很多人聘他當家教。
  從未有過集體生活的王徵,小小年紀就上大學,能適應嗎?當他醒過味來會不會恨父親。很多人表達過這樣的憂慮。王亞光心裡也沒底,那年9月他將兒子送到河北科技大學,住了一星期,才回山東老家。
  以小欺大,“小鬼”大學愛搞惡作劇
  河北科技大學材料學院輔導員劉愛萍回憶,她接王徵他們這個班時,已經懷孕三個月,很多老師見了她都說:“肚子里懷著一個小孩子,又拉扯一個大孩子。”劉愛萍召開座談會請同宿舍的學生幫助王徵,還在班裡成立了幫扶小組。
  劉愛萍說,王徵剛入學那兩個月,生活特別混亂,都是在模仿別人,別人做什麼他就做什麼,別人吃什麼他就吃什麼,他自己不會選擇。大家就教他怎麼洗衣服疊被子打飯,怎麼花錢,怎麼管理自己的大學生活。軍訓時,王徵搞了很多惡作劇。站軍姿時假裝暈倒,大家趕緊把他抬到陰涼的地方,他又睜開眼睛,撲哧笑了。當教官讓他歸隊時,王徵又在背後藏一瓶水往同學們腦袋上澆,把大伙兒嚇一跳。
  王徵沒有過集體生活的概念,也不會上課。老師在上面講,他不會翻書也不會做筆記。劉愛萍懷著身孕把所有的任課老師都找了一個遍,請老師們在關註王徵的同時,多給王徵融入的時間,給他開小竈、因材施教。還安排學習委員張樂教王徵怎麼聽課如何做筆記。
  有一段時間,王徵特別崩潰,在宿舍里喊:“我不想活了,我要跳牧星湖。”大家在教室上課,他在後面玩一把小刀,在同學後背比劃,還說:“小心啊,小心我把你扎破。”劉愛萍說,王徵不知道跳湖是什麼概念,他搞了很多很多惡作劇,就是為了引起同學們的關註。同學們大多是獨生子女,在幫助王徵的同時,也發生過很多小矛盾。那年10月,矛盾爆發了,他們宿舍的同學集體來找劉愛萍說:“咱們原來的計劃都不管用,我們快崩潰了,趕緊給王徵調宿舍吧。”那段時間,劉愛萍把所有的業餘時間都用來照顧王徵,讓他慢慢磨合,融入集體生活。
  到了三四年級,實驗課材料課特別多,任課老師給了王徵很多鼓勵,王徵自己也付出了很多努力,很快融入集體生活,讓同學們都接納了他。因年齡小,沒有女朋友,他心無旁騖,每天堅持學習八九個小時,收穫很大。每次考試,王徵都在前五名左右,拿過兩次校級二等獎學金,還獲過全國大學生英語競賽二等獎。
  曾一度痛恨父親的教育,如今充滿感激
  “剛入學時,我曾一度痛恨父親,恨他剝奪了我受正規學校教育的權利。”王徵說,隨著年齡的增大,他的心智成熟了,逐漸理解了父親的苦心。王徵認為,按部就班的學校教育不一定適合每一個人,就跟中醫西醫一樣,教育形式應該分很多種。“小時候,我不是貪玩的孩子,沒有跟同齡的孩子玩過,也沒有享受過集體生活,但父親並沒有誤導我,反而因材施教,將我愛學習的一面激發了出來。現在回想起來,我的智力並不比大家強多少,也不是天才,是父親深沉的愛和細緻入微的超前教育將我打造成了神童。父親的教育有一些缺陷,但也有很多學校教育所沒有的優點。他沒有做錯什麼,我對他充滿感激。尤其是到了大三大四,我懂事了,這種感激就越強烈。”
  “由於小時候很少接觸社會,所以剛入學時給老師同學們添了很多麻煩。我把大家搞得快崩潰了,大家仍對我不拋棄不放棄,帶我四處玩,參加很多活動,使我融入集體生活,迅速成長起來。四年裡,我從一個小屁孩長成大小伙兒。因為整天跟大哥哥大姐姐在一起,我的心理年齡比實際年齡更成熟。”王徵說,“由於年齡小,我受到了老師們特別多的關愛。比如學院副院長汪殿龍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畢業的,愛惜人才,是他指導我報考北航,使我在今年1月的研究生招生考試中取得387分的成績,航空材料專業招14名研究生,我考了第4名。”
  “當初我特別擔心,千辛萬苦培養起來的好苗子,到了大學再變壞了。沒有想到,進了河北科大越來越好,還能考進名校繼續深造。這些都得益於科大的學術氛圍和老師同學們的幫助。”王亞光在電話中告訴記者,王徵的確長大了,因為他懂得了感恩。
(我不是天才 父愛將我打造成神童 )
(編輯:SN028)
創作者介紹

2501

oeeprtgq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