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們在學畫熊貓供圖/翟鳳傑
  李克強總理夫人程虹5日在埃塞俄比亞總理夫人羅曼·塔斯法耶的陪同下參觀了亞的斯亞貝巴大學,觀摩漢語授課,與學生們交流。
  這一幕,對於曾在埃塞俄比亞首家孔子學院任教的翟鳳傑和屈宇清而言,興奮之餘,更多的是欣慰。2009年11月,當第一所孔子學院在亞的斯亞貝巴成立的時候,兩名教師承擔著250人的教學任務。
  伴隨著中資企業的入駐和亞的斯亞貝巴大學漢語本科專業正式開班,漢語文化在埃塞俄比亞當地有了長足發展。截至目前,已有超過5000名當地人在孔子學院註冊。
  兩個人擔任起250名學生的教學
  “第一家孔子學院在埃塞俄比亞設立的時候,只有一名院長,一名教師。”已經回到天津的屈宇清回憶起在埃塞俄比亞的漢語教學經歷,學院初創時的場景還歷歷在目。
  “剛開始去就是白手起家,那裡的條件也比較簡陋。包括做衛生、添置傢具等,什麼都得自己來。”屈宇清回憶,由於人手受限,運用教材的工作也由兩人完成。“漢辦把圖書送到港口,我們自己再設法把圖書從港口運到學校里去,然後再把教材做好分類。”
  2002年,中國開始醞釀在海外設立語言推廣機構。從2004年開始,在借鑒德國歌德學院、法國法語聯盟、西班牙塞萬提斯學院等機構推廣本民族語言經驗的基礎上,孔子學院逐漸走向世界。2005年12月10日,時任中國駐肯尼亞大使郭崇立為肯尼亞內羅畢大學孔子學院的學生講授第一課,非洲第一家孔子學院正式開課。
  2009年秋季,原本在埃塞俄比亞教育部擔任項目協調員的翟鳳傑被派往剛剛成立的孔子學院擔任院長,她和第一任教師屈宇清承擔起埃塞——中國職業技術學院5個院系、250名學生的漢語基礎課教學任務。“去的時候,對那裡一無所知,反正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吧。”屈宇清笑著說道,“回看這段經歷,我覺得還是挺有價值的。”
  學生偏愛中國的武術電影
  教學條件雖然簡單,學生的熱情卻讓身處異鄉的屈宇清收穫了一種力量。
  “他們天性比較活潑,比較崇尚大自然,性格比較陽光,這是一個共性。”屈宇清說道,“早上去到教室的時候,學生往往會給你一個擁抱或是特別燦爛的笑容,在國內教學可能很難獲得這種體驗,他們的樂觀態度和朴實真誠一直很打動我。”
  屈宇清依舊清晰地記得,有一天早上,一個非洲學生走進課堂,還特地把隨身攜帶的美食遞到她的嘴邊。“他們的熱情讓人難忘”。
  與此同時,兩名教師也試圖用更加“熱情”的方式調動學生。
  翟鳳傑介紹,除了課堂教學外,為了更好地普及漢語文化,中國電影周、中國歌曲演唱比賽等課外的文化活動也是孔子學院在教學過程里頗為重要的部分。
  “他們比較偏愛中國的武術電影,比如李小龍、成龍的作品。歌曲方面,他們比較喜歡愛情類的或是抒情類的。”翟鳳傑回憶,“我記得有些學生的語言天賦特別好,學了兩個月左右的中文就可以獨唱了。光聽聲音,你甚至感覺不到他是外國人。”
  埃塞議長:希望中國文化在此扎根
  2010年,適逢中埃雙方建交40周年。那一年的2月23日,亞的斯亞貝巴孔子學院正式掛牌。中國教育部副部長李衛紅代表教育部向孔子學院捐贈了40套語音教學設備和3300冊圖書。“正式掛牌之後,辦學設施逐漸完備起來,除了漢語基礎課之外,也開始開設一些面向不同層次的培訓課程。”屈宇清表示。
  伴隨著時間的推移,培訓的範圍也在不斷擴展。
  亞的斯亞貝巴孔子學院現任中方院長申玲在接受北青報記者採訪時說,孔子學院還為埃塞俄比亞19個部委的官員,在每年的春季和秋季提供兩期漢語培訓。
  “從2010年到現在,孔子學院在當地的註冊人數已經超過了5000人,可以說,當地人學習漢語的熱情在不斷高漲。”申玲說道,伴隨著越來越多的中資企業入駐埃塞俄比亞,漢語在當地的普及程度越來越高。“一方面中資企業提供了很多就業機會,另一方面越來越多的人想要學習漢語,掌握漢語在應聘中更有優勢。”
  據申玲介紹,程虹到訪亞的斯亞貝巴大學時,50名在場的埃塞俄比亞學生都具備漢語基礎。“有漢語專業的學生,也有把漢語作為選修課的學生。”
  中國路橋公司埃塞辦事處總經理周永生回憶,1998年,當他剛來這裡的時候,很多當地人以為黃皮膚的都是日本人或者韓國人。隨著中國對非援助的不斷增加,隨著中非在經貿、文化和人員交流方面的合作不斷加深,中國人在埃塞俄比亞變得越來越常見,中國文化在這裡也得到越來越多的認可。
  2011年,埃塞俄比亞人民代表院議長阿卜杜拉·格梅達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目前亞的斯亞貝巴大學大約有1200名學生學習漢語,有的是作為輔修課,有的是作為專業課,這是一個非常驚人的數字。他希望中國政府能在這裡建一個文化中心,使更多的人,特別是普通老百姓感受和瞭解中國文化,讓中國文化在埃塞俄比亞扎下根來。
  文/本報記者桂田田  (原標題:兩個中國人的埃塞漢語教學路)
創作者介紹

2501

oeeprtgq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